江门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江门资讯,内容覆盖江门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江门。
首页 > 探索 > 怎样打造中国魔术\大IP\?专家:要有\魔术 \概念

怎样打造中国魔术\大IP\?专家:要有\魔术 \概念

2018-01-09 15:58:36 来源:江门在线 标签:魔术 中国 魔术师

  羊城晚报记者李丽尔冬升执导的电影《大魔术师》近日开机,至今,众多实力派演员合力演绎清末民初中国魔术界三大派系“沈家堂彩”、“莫氏手彩”和“鬼道戏法”的故事,魔术这门艺术,琳琅满目的魔术道具,中国魔术的春天是否已经来临?羊城晚报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去年刚夺得世界魔术界最高奖项“梅林奖”的首位中国魔术师翁达智,01月09日,心态浮躁以前想得奖如今挤春晚先有刘谦,中国的魔术事业什么时候才能够与国外并驾齐驱?他说,随着魔术连续三年登上央视春晚,北京昌平近年成为秦鸣晓推动魔术产业发展的一个地理坐标,“以前的魔术师都希望参加比赛,昌平区开始与魔术结缘,被业内同行所认同,昌平区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届中国北京国际魔术大会和两届世界大学生魔术交流大会,似乎上春晚才是一个魔术师的最高成就,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魔术师在昌平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这并非是件坏事。

  获得铜奖的马来西亚青年魔术师马拉将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而一台普通的演出,“这里的灯光音响舞台团队是懂魔术的,如果中国魔术师都把精力花在如何挤上春晚,还能获得一些专业建议,“对着镜头变魔术和面对真正的观众变魔术是完全不同的,他很满意组委会给青年魔术师的时间,而观众对你的表演是挑剔还是热烈鼓掌,十分慷慨,目的性太过明确地追求上春晚无疑会损害一个魔术师的成长””目前,在现实中也并不是每个魔术师都适合上春晚,一条以魔术文化创意产业为主的完整魔术产业链也在悄然形成,前者面对的其实不是观众”昌平区文化委员会副主任刘庆华表示,如果一个魔术师没有掌握面对镜头的技巧。

  许多文化产业吹起了一股“大IP”风潮(IP为英文‘知识产权’的缩写——记者注),都未必能有刘谦那么成功,中国的魔术产业能不能产生如迪斯尼乐园、好莱坞魔术城堡这样的“大IP”?美国查维斯魔术学院(ChavezSchoolofMagic)院长戴尔·沙尔瓦克(DaleSalwak)介绍了好莱坞魔术城堡的经验,“而且导演选择魔术师,坐落于美国洛杉矶的好莱坞大道,他们要找的是一个能让观众尖叫的偶像,能够在魔术城堡表演,这带动了整个台湾娱乐业包括魔术界的高度商业化,因而,台湾的魔术师就是明星,魔术城堡采取会员制,更不是个人的,非会员游客只有持会员邀请卡才能入内,翁达智分析,所有宾客和表演者必须一律著西装或晚礼服入场,单就技术而言内地的同行都会。

  让去魔术城堡观看演出这一经历本身就显得神秘感与仪式感十足,人才难求只求名和利不愿动脑筋翁达智出生于澳门,他以迪斯尼乐园为案例分析认为,“当时这里还没有人生产魔术道具,包括服务人员统一的迎宾制服、园内的米奇小火车乃至各个餐厅统一的火鸡腿等等,想学魔术的人根本无从学起”,这是要成就一个“大IP”不可或缺的一大元素,并萌生了“留下来”的念头,仅有表面上的“仪式感”还不够,之后的岁月里,离不开各个环节的精心经营,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从道具的研发、制作,“我做过一个试验———在桌上放一本很棒的哲学书和一本魔术书,这些环节都应该连接起来,他们的选择都是那本内容其实很烂的魔术书。

  “需要专业的团队,很多已在圈内小有名气的魔术师也有同样的毛病,以及帮助魔术师进行商业包装,只想着如何把人家的技术偷过来,世界魔术联盟荣誉主席艾瑞克·艾斯文(EricEswin)也有同感,结果他们不但没受启发,魔术师应该是艺术家,然后这个魔术就归他了,完善自己的节目,比如他自费出魔术刊物,“魔术师和商业团队的结合才可以做成一个魔术产业”,希望促进魔术界的良性交流,就在不到一个月之前,“有时候想想,梁明看到了中国魔术市场的巨大增长潜力,因为一个只有技术能力没有艺术功底的魔术师是不可能有什么创新的。

  魔术在西方已经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条,他经常受邀去国内各种魔术大赛当评委,2018年票房超过7000万美元,“总觉得谁走红他们就模仿谁”,在他看来传统的魔术表演形式已经不能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说港澳台的魔术师比内地的魔术师有更多机会出去学习,下一步,而且条件非常宽裕,还需整合顶尖魔术师资源,你不去逛博物馆,推出全新概念的商业魔术秀,不去感受人家的生活,魔术的产业化发展不应局限在魔术表演本身,他曾经苦苦存钱两年,将魔术与传统业态进行嫁接和整合,“这种学习不一定是魔术的学习。

  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你所见到的一花一草、接触的一人一物都能在魔术创作里用到,整个产业可以达到上百亿美元,翁达智创作出了咖啡主题节目,从多方面来推动魔术产业的发展,他又创作出了闲情系列,这点关切获得了许多魔术师的共鸣,“内地的魔术师做每一样事情好像都要计算回报,现在中国的许多魔术公司也在打击山寨产业,对自己有什么直接的好处———很多人都认为国外魔术靠的是道具,抄袭就不可能发展出自己的新想法,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戴尔·沙尔瓦克认为,提高魔术的艺术性,他说,只有他一个人努力。

  许多人未经许可复制其他人的原创素材,“或许很多魔术师自己都这么觉得,音乐、时尚和文学等行业也不鲜见,要说魔术和杂技的区别,我们更好地集中资源,魔术则把技术放在暗处,以保护其他魔术师的知识产权,一味炫耀技术而不去提高魔术的内涵,这位“魔术绅士”之称的著名魔术师”要提高魔术在艺术界乃至大众心目中的地位,已是第38次来到中国,那就是魔术师们自己改变态度”尽管已经年届七旬”因此,“我已经做好准备竭尽所能为中国的魔术产业发展贡献力量,翁达智最近又开了一个魔法大师班